不应让 痕迹管理泛滥

  邢成举

  [正是因为上级的形式主义才带来了形式主义,不实事求是的任务下达只能换来虚假的工作留痕。所以杜绝形式主义,功夫不仅在基层,更在高层,当督查、检查和审查都变成了只看材料而不闻现实的话,以痕迹管理为代表的形式主义就沿循地方政府的现有层级而不断向下传递,最终基层会变成重灾区]

  [自治区要求某乡镇的年度脱贫户数是150户,但到任务真正落实下来成了200户。不完成上级要求的留痕,就会面临问责和处分,因此即使觉得没有什么实效,大量的基层干部也只能硬着头皮干。]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留痕成为了基层管理工作中的新时尚,事事留痕、处处留痕和全过程留痕,正席卷全国。从痕迹管理的初衷上看,其目的是通过工作过程中的文字、视频和图片等资料的保留,来形成对干部工作过程及其环境的还原,痕迹管理在本质上体现为一种过程管理的理念。但实际情况是,在各种督查、检查、审查、自查中,留痕耗费了基层干部大量的精力与时间,而这恰恰又让原本工作重时间紧的基层干部们平添了太多“无意义”的工作。

  工作留痕,从无奈成为“习惯”

  在笔者刚刚结束的宁夏调查中,村干部告诉我,“今年春节之后到现在基本上就没有干什么正事儿。全是在迎接各种检查,准备各种检查材料。光是扶贫方面,就已经迎接了自治区、市、区和乡镇的四级督查。每次督查都要看材料,关键是不同层级政府的督查,其对材料的要求还不一样,自治区与市级的要求就不一样。村里在扶贫方面所做的工作是一样的,但是因为不同层次督查对材料的形式、编排和结构等要求不同,所以,每来一次督查,我们都需要重新组织材料,材料不符合要求了,督查结束还要求我们进行整改,提交整改材料。有时候,我们原来留痕的资料不符合要求,就要重新开会,重新到贫困户家中走访或是填表,也就是重新留痕。”

  除了扶贫,环境治理、扫黑除恶等方面的工作,也都要不停地接受各层级政府及其职能部门的督查与检查。也正因如此,对于基层干部而言,大量的时间都用在了留痕迹和做材料方面。调研中不少基层干部感慨,“现在能留给我们做实事的时间是少之又少,大量的时间都是在做无用功。”

  都知道很多的留痕工作与材料工作都是无用功,为什么还是要继续做呢?在现有的机制下,基层干部的声音很难有合适的渠道被传递给上级,甚至还出现了层层加码。比如,自治区要求某乡镇的年度脱贫户数是150户,但到任务真正落实下来成了200户。不完成上级要求的留痕,就会面临问责和处分,因此即使觉得没有什么实效,大量的基层干部也只能硬着头皮干。

  随着痕迹管理的不断深入,也随着痕迹管理覆盖面的扩大,基层干部只能将留痕变成自己的一种习惯,这种习惯不光是为了适应上级关于痕迹管理的规定,同时也是为了减少工作中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只要客观上能形成资料的工作,基层干部都会注意在工作的过程中保留资料,这样在上级检查与督查时就可以方便地整理出工作材料。只是,很多时候的工作留痕在工作任务重、时间紧和强度大的情况下,就变成了为留痕而留痕。

  说留痕是为了基层干部自我保护,是因为当前的一些督查、检查、评估工作是与工作对象直接接触的,比如对驻村扶贫干部的考核就要到贫困户家里问情况,很多贫困户出于多种原因的考量并不实话实说,搞得扶贫干部很受伤。自那以后,只要是开展入户扶贫工作,扶贫干部都要跟贫困户合影,甚至是拍下短视频作为证据。

  工作留痕,让干群都受伤

  痕迹管理的流行有一个背景,那就是新世纪以来基层工作当中的“硬任务”越来越少了,代之而起是诸多难以直接对结果进行考核的软任务,比如乡村治理、环境治理和村民事务代办等。但是不加区分地对所有工作进行痕迹管理,就带来了诸多的弊端。从干部的角度看,因为做了大量无意义的工作,且常常是疲于应付式地准备各种痕迹材料,无力感和无价值感充斥在其日常工作中,这极大地伤害了广大基层干部工作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所以,面对形式主义的痕迹管理,基层干部很受伤。同时,受伤的还有作为服务对象的群众,因为在面临一些临时性的督查和检查时,群众为成为工作痕迹中的材料本身,拉着群众照相、开会或是座谈等。在群众看来,基层干部们很会搞形式主义。所以,在痕迹管理泛滥的基层,广大群众也是很受伤的。

  痕迹管理泛滥,

  根子仍是没能坚持“实事求是”

  痕迹管理的泛滥,从根本上讲,还是在实际工作中没能坚持实事求是和因地制宜。

  从考核与督查上看,其目的在于让基层将上级的各项政策与方针等得到落实,但是考虑机制的不科学,不少扶贫干部就会开展自我保护式的留痕。在扶贫工作考虑中,核心指标是“两率一度”,其中的“一度”就是群众满意度,在多地的扶贫考核中,对于群众满意度基本上实行的是“一票否决”,因此留痕也就不难理解。对于可以进行结果考核的,让基层干部将大量的精力运用于工作过程留痕造成了大量治理资源的低效甚至浪费,用劳民伤财来概括一点不为过。其次,从发展阶段看,基层仍面临繁重的发展任务,在发展话语下,各种示范、创建和试点等就层出不穷,甚至是层层加码,最后繁重的任务只能落在基层,在实际层面无法完成上级下达的不切实际的任务,基层也只能在材料与过程中做足功夫了。

  从这个方面看,正是因为上级的形式主义才带来了形式主义,不实事求是的任务下达只能换来虚假的工作留痕。所以杜绝形式主义,功夫不仅在基层,更在高层,当督查、检查和审查都变成了只看材料而不闻现实的话,以痕迹管理为代表的形式主义就沿循地方政府的现有层级而不断向下传递,最终基层会变成重灾区。

  要解决痕迹主义的问题,不仅要对痕迹主义进行严肃问责,同时还应切实大兴“三严三实”的工作作风。要杜绝从上至下传递而来的形式之风;改进不切实际和不科学的工作考核方式,对于软任务要进行软考核,在采纳多方评价意见的基础上进行软任务的考核;对于不切实际地层层加码工作任务或是刻意提高标准的,要由纪委进行严肃问责;最后,我们应该在现有的管理工作中形成收集、采纳基层干部相关工作意见和建议的良好机制,让一线的工作者能够有足够的发言权,在上下互通与联动中更好地推进各项管理与治理工作。

  (作者系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副教授)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